合同能源管理
新能源
电力优化
能管平台
综合服务
新建项目一站式
主页网眼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富得流油:餐厨垃圾地沟油的争夺战

作者:027dns     阅览次数:685      发布时间:2020-07-28     [返回上一页]

  如上篇文章数据实锤:餐厨垃圾到底赚钱不所述,在众多影响餐厨垃圾项目赚钱的因素中,废油脂收入绝对是其中一项关键因素,真可谓富得(dei)流油!然而其收取量却一直面临较大不确定性,理想与现实往往存在较大差距,尤其是近年来地沟油终端处置产业(生物柴油产业)的兴起,地沟油的争夺之战从餐厨企业与油贩子的双人battle走向餐厨企业、油贩子与生物柴油企业的三国演义,市场由此也进一步变得扑朔迷离。

  本文目录如下:

  

  1)地沟油之争由来:竞争天注定,半路截胡不足奇

  进入正题前,先科普一下地沟油的背景。所谓地沟油,主要指餐饮业废弃的劣质油,它不光包括我们传统印象中从下水道隔油池捞出的废油,还包括油炸食品废油及剩饭剩菜中的废油。

  

  尽管在一般媒体报道中,地沟油好像都是从下水道中捞出来的,但事实上,由于油炸废油及餐厨垃圾浮油杂质少,品质高,数量大,更是一般油贩子们的重点追逐对象,只不过这类上等货一般在内部就交易完成,一般人很少接触而已。

  而下水道中的地沟油主要来源于隔油池,根据来源地不同,又可分为灶台的隔油池、洗碗区隔油池以及餐饮企业排水口到市政管网之间下水道的隔油池。其中洗碗区的隔油池及下水道的隔油池由于含有大量洗涤剂及杂质,油品质量差。

  

  传统上,我国对废油脂的收运管理体系不甚规范,废油脂作为一门再生资源生意,其初始进入门槛低,加之收集工作环境恶劣、劳动强度大、人力成本高、工作时间特殊(饭店下班后的下半夜),行业逐渐形成了以个人经营者(即油贩子)为主的行业格局。

  于是,在利益驱动下,相当部分油贩子通过自行加工或销售至小作坊制作地沟油,带来了巨大危害。伴随地沟油灰色产业链的曝光,国家2010年发布《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意见》,2012 年发布《关于依法严惩“地沟油”犯罪活动的通知》,开始大力整治地沟油产业。

  与此同时,发改委等部门2010年发布《关于开始组织开展城市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工作的通知》,12年更是提出餐厨垃圾百城试点规划。可见,一定程度上,国家启动餐厨垃圾产业的主要初衷之一即是解决地沟油难题。从这个角度,餐厨垃圾产业从诞生伊始,就注定与油贩子开启了竞争。

  

  在竞争初期,环保企业只是作为处置终端,但随即发现这种情况下完全收不上来料,因而行业逐渐衍生了所谓的“苏州模式”及“南宁模式”,环保企业被迫向前延伸产业链,实行收运处置一体化。

  但即使如此,环保企业的收运效果也并不甚理想。且不必说相对独立的隔油池废油及油炸食品废油,即使餐厨垃圾中的浮油也常常面临油贩子队伍的提前“截胡”,从而直接导致环保企业收运的餐厨垃圾含油量低,这不光直接废掉了很多项目公司原先计划单独建设的炼化生物柴油系统,连项目的基本利润都受到极大影响。

  在这个背景下,餐厨垃圾项目多数仍旧面临吃不饱及吃不好的困境,因此2017 年国家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地沟油”治理工作的意见》,叠加去年以来的垃圾分类强监管政策,历经十年抗战,环保企业的地沟油收运终于得到了基本保障,但同时,这也意味着环保企业与油贩子的竞争开始凸显。

  2)竞争升级:生物柴油企业的加持

  但显然,地沟油问题的改善并不意味着油贩子这个职业就消失了!

  伴随近年来生物柴油产业的兴起(以19年龙头企业卓越新能科创版上市为代表,2019年公司营收12.94亿,净利润2.15亿),下游生物柴油企业的正规化发展催生了大量地沟油原料的需求。

  

  以卓越新能为例,2016-2019期间,公司废油脂采购量达到 12万吨、20万吨、22 万吨和25万吨。按废油脂总量包括90%地沟油及10%酸化油的比例推测,卓越新能2019年即处置地沟油22.5万,约616t/d。

  

  而以当前一个典型中等规模城市的餐厨垃圾项目(200t/d)为例,其废油脂提取处置能力仅约6-12t/d。显然,这远远不能满足生物柴油企业的生产需求。

  因此,在过去几年中,卓越新能近90%废油脂均来自于个人供应商及中间商,且近几年内该群体及采购量保持相对稳定,这背后即是由我国废油脂收集行业油贩子作主的现实格局所决定的。

  

  一定程度上,生物柴油企业不光为油贩子在地沟油产业链打掉之后,提供了一个新的合规处置路径,同时由于其巨大的需求,形成了一个虹吸效应,直接减少了餐厨垃圾可回收废油脂的量。

  由此可见,对于环保企业而言,尽管地沟油的直接竞争对手是油贩子,但其本质是在于有了油贩子背后的金主--生物柴油企业的加持,使得竞争升级,对餐厨垃圾企业的废油脂来源构成了直接威胁。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多数餐厨垃圾企业废油脂收集规模小(一般至少废油脂得>30t/d才可能具备单独建设生物柴油系统的经济价值),利用废油脂生产高端生物柴油技术难度较大等原因,餐厨垃圾企业一般将废油脂粗炼提取后,销售给下游工业油脂贸易商或化工企业等(目前国内仅重庆黑石子等少数大型项目有单独建设生物柴油系统),从这个角度,生物柴油企业又是餐厨垃圾的下游客户。

  3)谁将胜出:油贩子+生物柴油企业联盟的优势

  那么,未来在地沟油的争夺战中,谁将最终胜出呢?从国家监管角度出发,只要地沟油有合法的、可追溯的处置渠道,地沟油到底是去餐厨垃圾企业,还是生物柴油企业,或者先去餐厨企业,最终去生物柴油企业,似乎没有区别。

  从以卓越新能为代表的生物柴油企业+油贩子联盟角度来看,其优势如下:

  3.1. 物料观与利益格局奠定格局:废物VS原料,付费VS收费

  相比餐厨垃圾企业将餐厨垃圾以及废油脂看做一类有机废弃物而言,油贩子及卓越这类生物柴油企业而言,废油脂是一种有价值的原料,是需要向餐饮企业付费采购的。

  但对于餐厨垃圾企业而言,按照我国垃圾处置产生者付费的政策目标,政府将逐步减少餐厨垃圾的处置费补贴,而取之以饭店等经营者缴纳的费用来代替。事实上,目前已有部分地区开始向餐饮饭店收取处置费。

  对比可见,这种底层的物料观与利益格局,很大程度上将奠定未来废油脂供应主体的根本格局。

  此外,由于生物柴油企业将地沟油看做一种原料,且带有大宗商品属性,生物柴油企业更能针对性地制定采购策略,降低成本,乃至影响废油脂收购的价格。

  以卓越新能地沟油采购价价格走势对比为例,可见我国地沟油价格与原油、豆油、棕榈油等主要油脂价格紧密相关(我国以大豆油、菜籽油、棕榈油等植物油为主)。

  

  其中17年Q1季度废油脂价格滞后于豆油及棕榈油价格走势变化,主要是由于16 年Q4季度国内地沟油部分流向饲料领域反弹,推动价格上涨。这在2017 年 4 月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地沟油”治理工作的意见》,其价格逐步回落至与豆油、棕榈油价格同步区间。

  未来伴随生物柴油企业规模的扩大,龙头企业的原材料收购价格甚至将在行业内具有一定的指导作用,而这最终又将直接影响餐厨垃圾的收运废油脂难易程度上。

  3.2. 身份:生物柴油合规发展给油贩子带上白手套,共同打造正规军

  我国目前对废油脂收运的监管主要依据国务院出台“国办发[2010]36 号”、“国办发[2017]30 号”两项指导文件制定相应政策。总体上,对废油脂收运主要实行许可或备案制度,对废油脂处置主要实行许可制度。实际实施时,废油脂收运单位在当地登记备案,并与餐厨垃圾产生单位、处置企业签订协议,并建立销售台账。

  

  一直以来,尽管油贩子作为市场收油主体,除少部分经营者获得了政府颁发经营许可证,绝大多数属于无证经营,加之政府无法追踪其收运废油脂去向,油贩子的江湖地位随着政府加大打击和监管力度而愈加不稳固。

  

  然而近年来,伴随生物柴油企业的正规化发展,生物柴油企业对废油脂产生了大量需求。而鉴于短期内油贩子市场主体地位难以改变,生物柴油企业的发展则必须依靠油贩子为期提供大量废油脂作为原料。为了保证原料的稳定供应,生物柴油企业也建立和执行了废油脂采购台账、转移联单等制度,从而为废油脂流向提供一个合法的、可追溯的处置渠道。某种程度上,这相当于为油贩子戴上了白手套,油贩子也得以成为了与餐厨垃圾处置企业一样正规军。由此油贩子与生物柴油的联盟形成了一个正反馈,从而巩固了油贩子的江湖地位。

  3.3. 管理优势:龙头企业的数据库+质量管理体系带动油贩进阶升级

  相比环保企业诞生之初即按照政府要求建立起的收运正规军队伍,油贩子队伍一直以来更像是一支游击队,但伴随生物柴油产业的兴起,这支游击队在生物柴油龙头企业的供应商管理体系下,变得更像正规军+游击队的组合,兼顾了纪律与灵活。

  一方面,卓越等龙头公司通过建立数据库等方式实现油贩子队伍的优胜劣汰。凭借多年废油脂采购经验,卓越等龙头建立了包括废油脂供应商、资源分布、废油脂品质、供应商信誉、能力和定价特点的数据库。这既能利用油贩子遍布全国的收集网络,又能甄别不同地区、不同供应商的废油脂特点,保障原料供应的稳定性和持续性。而油贩子要想成为稳定供应商,则需约束自己规范行为,从这个角度,一个挑剔的业主倒逼了上游产业的规范升级,双方共同成就了稳定规范的采购体系和覆盖全国的采购渠道。

  以卓越为例,目前该公司废油脂采购已遍布全国,其中福建和两广地区是主要来源地,占比达60%(换个角度而言,这两个地区的餐厨垃圾项目则尤需考虑地沟油收纳不足的风险)。

  另一方面,龙头企业通过建立质量评价管理体系,及时检验付款实现与油贩子的深度绑定。由于国内废油脂质量差异较大,难检测,虽然买卖方会在对含水率、含杂率、酸值等指标进行约定,但由于缺乏标准化的检测手段,原材料的采购易产生纠纷,风险较大。

  而通过建立操作性强、双方认同的废油脂质量评价管理体系,把废油脂采购、质量检测、技术指导、服务管理、及时付款方式等纳入公司内控管理体系,卓越的废油脂采购基本做到了货到公司、及时检验入库+付款。这既确保了公司废油脂的质量安全,又赢得了供应商的信赖。

  而对于油贩子而言,其资金周转速度和效率决定了一年盈利水平,因此多倾向于与货款支付及时且稳定的客户保持长期合作。

  由上可见,生物柴油企业+油贩子的联盟正在实操过程中得到不断优化改善。这意味着不管餐厨垃圾企业身披多少黄马褂(特许经营权),油贩子都有足够动力和“民间智慧”与餐厨垃圾处置企业的正规军斗智斗勇,将地沟油或多或少的转移走。

  4)谁将胜出:餐厨垃圾处置企业的优势

  那这样看来,餐厨垃圾企业就没有一点胜算了么?餐厨垃圾处置企业的优势又在哪里呢?

  4.1. 预处理优势:迟早要还的环境债

  不夸张的讲,目前国内任何个体从事的再生资源业务赚的除了辛苦钱,更多的还是环境债。从基本的玻金塑纸到升级版的电子垃圾、废铅酸电池等,个人经营者在将这类再生资源简单预处理的过程中,通常采取的都是简单粗暴的方式,而没有考虑环境二次污染。近几年来,从国家禁止洋垃圾到垃圾分类,再到规范废铅蓄电池等再生资源的回收体系,乃至生产者责任回收制等政策来看,再生资源的环境债正被日益重视。

  对于地沟油而言,也是如此。由于卖出去的油需要保证一定品质,油贩子从隔油池或下水道手工收集到废油脂后,需运送至处理场所进行初步的过滤、加热、沉淀、分离等预处理。但由于其整个收运+预处理的过程均是土法作业,秉承的唯一原则就是成本最低,因而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废水、废弃、废渣的二次污染。

  而对于正规的环保企业而言,餐厨垃圾先经预处理去除各类杂质,随后制浆进入油水分离系统。餐厨垃圾中的油脂主要以可浮油、分散油、乳化油、固相内部油等形式存在,其中可浮油滴粒径较大,利用静置即能上浮分离开。固相内部油则一般直接通入蒸汽加热,在高温蒸煮罐中使固体垃圾内部包含的油脂大部分转化成浮油,再利用三相分离机分离。整个过程可实现集中、规模化的预处理,避免二次污染。

  从这个角度,由环保企业进行统一的地沟油预处理显然更符合长远绿色发展。

  4.2. 收运及监管优势:智慧环卫系统下的收运监管

  尽管油贩子队伍在生物柴油企业的加持下,也逐渐做到了台账及转联单制度,但整体而言,相比环保企业建立的现代化智慧环卫系统及内部监管体系,包括特定的封闭式运输车辆、安装GPS、唯一入场称重及全流程监控等,油贩子的整个收集过程仍然存在不少漏洞。

  

  退一万步讲,对于政府监管而言,监管企业也比监管个人容易多了。从这个角度,监管者显然更青睐环保企业的收运体系。

  4.3. 效率优势:收运同步化及预处理的规模优势,边际成本低

  餐厨垃圾项目公司一般依据特许经营协议开展一个地区的餐厨垃圾收运,在这个过程中,增加一项地沟油的清运对于环保企业而言,无疑其收运的边际成本很低。

  同时,在进行餐厨垃圾及地沟油的预处理过程中,环保企业的规模化优势使得其增加的预处理成本也很低。

  因此,从效率上来讲,如果采取由环保企业的统一收运+预处理,即可避免当前存在的两拨人马重复收运及分别预处理,从而极大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同时提高地沟油收运率,改善项目盈利能力。

  

  当然,这个很难!在餐厨垃圾特许经营收运体系中,无论项目公司是否拿到了额外废油脂的收运权,油贩子长期与餐饮店主基于利益关系达成的长期格局都不可能在短期内被官方的一纸诏书给轻易打破。

  基于这种背景,未来环保企业要想实现收运的整合,则首先需正视废油脂的资源价值,适当付出相应费用(例如美国废油回收公司即需向餐饮企业支付回收费用,餐饮企业则定期将费用收据及相关资料交给政府监管,而日本政府也是高价回收地沟油),同时在建设收运队伍的时候,可以考虑直接将油贩子直接改编为公司正规收运体系,将竞争内部化,实现餐厨垃圾及废油脂的一体化收运。

  事实上,目前部分餐厨垃圾企业已经基于现实考虑,通过让渡部分利益,与油贩子队伍达成某种程度的合作,至少确保餐厅不会将餐厨垃圾中的浮油给到油贩子。

  5)展望:短期得油贩者得天下,长期竞争加剧,重新切割平衡

  我国废油脂行业具有产出数量大、种类多、来源分散、收集困难等特点,叠加利益因素,短期内以个人收集为主的现状难以改变。从这个角度,得供应商者得天下。更重要的是,如果以油贩子为主题的供应局面基本不变,则生物柴油+油贩子的联盟还会得到不断强化,形成马太效应。

  而这也是为什么卓越新能在明知个人和中间商不能提供增值税进项税发票,宁愿将支付的采购款全额作为采购成本,也要从个人供应商高价格采购。

  

  长远来看,伴随餐厨垃圾项目的大量投产及生物柴油企业的规模发展,未来竞争必将加剧。目前无论是餐厨垃圾项目投运规模还是生物柴油的投运规模都还较小,行业尚处于蓝海,生物柴油与餐厨垃圾企业的竞争还远未充分体现。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中国食用植物油供需平衡表》,2018 年我国食用植物油消费量为 3190 万吨。以废油脂产量约占食用油消费量的 30%估算,由食用油产生的废油脂达到 900 万吨/年。显然,目前废油脂合规回收利用率还很低(不足 100 万吨用于生产生物柴油)。

  而在未来竞争中,如果仅基于商业利益考虑,油贩子+生物柴油企业很长时间都可能将占到上风。但如果考虑上述油贩子在收运过程的监管问题及预处理二次污染和整体效率问题,同时考虑如果餐厨垃圾企业因为地沟油收运不足导致的亏损问题最终需由政府买单(毕竟餐厨垃圾本身还得依靠环保企业处置),政府或许会进一步出台相关法规进行约束。

  当然,这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无论是油贩子队伍还是环保企业都在不断进化(如油贩子的管理及环保企业对废油脂的态度变化),最终,每个地方会依据当地环保企业、油贩子队伍及生物柴油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自身资源和能力,而进行多方谈判和妥协,从而实现利益、效率及监管的三方平衡。

  

  当然,在此过程中,可能还会涌现出新的参与者。甚至,在行业的最终格局画面里,如道兰环能CEO刘疏桐所描述的,通过将食用油供应商、餐饮企业、生物柴油企业、集团物流等有机的、跨界的创新整合,真正实现一桌麻将四个人赢的结局也未尝不可能:

  餐饮业因为将地沟油纳入合规处置体系而获得原料油供应商的折扣及更多消费者青睐;

  生物柴油厂得到足够原料和销售渠道;

  大型集团物流使用生物柴油,获得了可持续性发展,ESG及股价表现更优;

  食用油供应商则因为干掉地沟油而多出几百万吨的市场。

  我们且拭目以待。

  来源:环保多巴胺





  • 武汉双动力科技有限公司
  • 湖北三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 武汉中科凌云新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 武汉康辰节能环保投资有限公司
  • 迪源光电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质量认证中心武汉分中心
  • 武汉卧龙电机有限公司
  • 武汉日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长江航运集团青山船厂
  • 武汉邦信汇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北京四季沐歌太阳能技术集团有限公司
  • 盛隆电气集团
  • 深圳市兴隆源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 亚非节能
  • 阿自倍尔自控工程(上海)有限公司
  • 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
  • 国电青山热电有限公司
  • 国家电气设备检测与工程能效测评中心(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