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管平台
合同能源管理
综合服务
新能源
电力优化
主页网眼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能源行业动态

新能源车销量恐现40%断崖下跌 车企施压电池企业降成本

作者:admin     阅览次数:308      发布时间:2019-04-12     [返回上一页]

  [ 导读 ]:国家财政补贴退坡新政策出来后,标榜“中国特斯拉”的蔚来汽车表示将不会涨价。而我们知道,此次退坡幅度高达50%,可谓直接“腰斩”。拿蔚来ES6来说,2018年补贴额度为9万元,2019年过渡期内补贴额度降至5.4万元,过渡期后补贴金额仅剩2.5万元。这“损失”的可是一大笔钱,蔚来汽车舍得吗?

  原来,蔚来汽车的不涨价其实是“瞒天过海”,蔚来的说法是ES8和ES6官方价格是不变的。不过因为政府补贴少5万元(指均补值),因此在新补贴政策生效后,车主自己需要掏腰包把这5万元补上。也就是说,比起新补贴政策生效之前定车的车主来说,车价变相是涨了5万元。

  电池中国网倒要问问,“蔚来,你真的准备这么做吗?”不管怎么说,变相涨价就是涨价。要知道涨价的“后果很严重,消费者很生气”。有调查显示,46%的消费者完全不能接受同配置车型涨价,有39%的消费者需要车企有其他形式的补偿才会考虑接受,另外15%的消费者接受涨价,但其中近九成只接受10%以内的涨幅。此前,小鹏汽车宣布涨价,“愤怒”的消费者表示,“爱涨不涨,反正爷不买了!”

  除了蔚来汽车,补贴新政策出台后,还有多家车企作出了回应。先是广汽新能源率先发布不涨价通知,随后比亚迪也宣布不涨价。广汽新能源的宣传海报显示,汽车售价不变,公司全额补;比亚迪则表示,具备全产业链核心技术储备,能够有效摊薄研发和生产成本。

  对于补贴减少后车企是否会涨价,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认为,补贴减少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车辆售价,但是车企提高售价、补贴“损失”让消费者买单的可能性不大。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小鹏汽车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涨价可“没有好果子吃”。但是,如果坚持不涨价,也就意味着造车成本将大幅度增加,那么车企将如何吃得消?对此,许海东表示,“很可能会挤压产品利润或向电池企业施压来降低成本。”这和比亚迪的应对思路倒是很契合。

  车企施重压,电池企业撑不住了?

  众所周知,目前动力电池成本占整车成本的约40%,那么如果能有效降低电池系统成本,新能源汽车成本也将随之下降。从逻辑上看,这确实是个正道,但是这条道好走吗?实际上,在补贴退坡压力下,车企也加大了对电池企业的压价力度,这让电池企业倍感压力山大。

  国轩高科工程研究总院院长蔡毅表示,这两年补贴以每年30%的速度在退坡,对动力电池整个行业的压力都非常大。过去整车厂基本上是把动力电池的价格和补贴的数量,与能拿到多少补贴直接联系在一起,如果补贴完全退掉以后,那整车厂对动力电池企业的价格压力就会有同等的增长。

  财政补贴退坡引发的成本压力有多大?目前已有不少电池企业不堪其重。近期,成飞集成发布业绩报告,2018年净利亏损2.05亿元,2017年同期亏损1.08亿元。成飞集成公告称,自2019年3月25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成飞集成”变更为“*ST集成”。

  对于净利润下降的原因,成飞集成表示,公司锂电池业务的下游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大幅退坡,车厂将成本压力转移至电池厂商,导致锂电池产品售价下跌;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政策调整,公司对产线进行改造、重新申报配套车型,导致产能未能完全释放,电池单位生产成本高,综合因素导致毛利率大幅下降。

  电池中国网通过梳理2018年动力电池相关企业财报发现,除了成飞集成外,坚瑞沃能、丰元股份、南都电源、露笑科技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出现双下降;露笑科技、坚瑞沃能、长高集团、东方精工2018年出现净利润亏损,其中东方精工净利润同比下跌达798.16%。

  “在我们和车企的接洽中,部分车企要求2019年动力电池再降价40%,意味着车企把降成本的压力全部推给了电池厂。”某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负责人谈到。虽然原材料的价格有所松动,但动力电池降价空间依然有限。而行业内某研究机构负责人表示,目前动力电池降价空间有限,估计最多也就10%上下。

  “从动力电池的角度来说,补贴退坡对核心零部件企业是压力最大的。不光是上游的材料在涨,下游终端车企的回款,对我们压力都是比较大的,我们会从电机到系统各方面采取措施降低电池的成本。”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副总裁钟孟光表示。可以预见,2019年新能源动力电池企业竞争将更加激烈。

  降本之路还有多远

  那么,电池成本要下降到多少,才能缓解财政补贴减少造成的压力?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欧阳明高表示,只有当动力电池单体成本下降至0.1美元/瓦时,新能源汽车才能真正大规模推广使用。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工程项目组组长王秉刚认为,到2020年电动汽车在没有财政补贴的情况下,只有电池成本做到0.6元/瓦时及以下时,才具备与传统燃油汽车抗衡的竞争力。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许多电池企业的降价难度不小,车企希望向电池企业转移成本也并非易事。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降低成本,那么财政补贴退坡造成的负担也将无处释放,后果会很严重。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认为,到2020年财政补贴取消后,若无其他政策跟进,由于车辆购置成本大幅上涨,很可能将会导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出现40%左右的“断崖式”下滑。

  看来,无论车企涨价还是降价,新补贴政策都将倒逼电池成本下降,因为目前电池成本还是太高,导致整车价格居高难下,消费者自然也难以接受。在新电池技术取得重大突破之前,如何有效提质降本,这是摆在车企和电池企业面前关乎生死存亡的大问题,这道坎究竟如何迈,电池中国网将持续关注。

  来源:中国节能网




  • 武汉双动力科技有限公司
  • 湖北三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 武汉中科凌云新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 武汉康辰节能环保投资有限公司
  • 迪源光电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质量认证中心武汉分中心
  • 武汉卧龙电机有限公司
  • 武汉日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长江航运集团青山船厂
  • 武汉邦信汇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北京四季沐歌太阳能技术集团有限公司
  • 盛隆电气集团
  • 深圳市兴隆源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 亚非节能
  • 阿自倍尔自控工程(上海)有限公司
  • 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
  • 国电青山热电有限公司
  • 国家电气设备检测与工程能效测评中心(武汉)
  • 国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