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管平台
合同能源管理
综合服务
新能源
电力优化
00

新型城镇化建设下的分布式能源资源综合利用

作者:admin     阅览次数:850      发布时间:2017-12-27     [返回上一页]
  近年来,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下,以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梯级利用为主的分布式能源快速发展,分布式光伏发电更是在今年不断刷新增长记录,呈现爆发式增长。分布式能源在快速增长的同时,发展模式也逐步趋向多元化、集成化和智能化,多能互补、“互联网+”智慧能源、新能源微电网等综合试点不断涌现,但以各种废弃资源的综合利用为主的分布式能源模式仍然较少。从分布式能源资源、技术和系统三个层面来说,城镇生活垃圾、农业废弃物等都属于可利用的分布式能源资源,相关技术的应用和系统的集成都是实现分布式能源资源综合效益的重要手段。尤其是在我国城镇化快速推进的过程中,城市垃圾和农村环境污染等问题已不容忽视,通过资源综合利用方式对城市和农村废弃物进行就地的资源化、能源化利用势在必行。
  《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指出,我国仍处于城镇化率30%—70%的快速发展区间,延续过去传统粗放的城镇化模式会带来一系列资源环境问题,应转型走以人为本、四化同步、优化布局、生态文明、文化传承的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
  新城镇、新农村两手抓
  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实际上讲的是两个方面的事情,一面是新城镇的建设,解决城镇地区人口密度和资源需求增长带来的资源、环境问题;另一面则是新农村的建设,解决农村地区农村人口减少、资源集中后,农业现代化水平和农民生活水平提升的问题。两者缺一不可,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两方面都需要处理好废弃物的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问题。在城市地区和农村地区同步开展以废弃物的分布式能源资源综合利用,无疑将对城镇和农村的生产、生活方式产生革命性的影响,也将成为新型城镇化中的一抹亮色。
  在城镇地区,首要解决的是日益严重的“垃圾围城”问题,以城镇垃圾综合处理为核心的分布式能源利用模式将成为关注重点。目前,国家已陆续出台多项政策法规,积极推动垃圾综合处理和循环利用技术的应用,如开展园区实施改造试点,建设餐厨回收利用体系、国家循环经济教育示范基地和循环经济示范市县等。10月份,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住建部联合出台《关于推进资源循环利用基地建设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提出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布局建设50个左右资源循环利用基地、基地服务区域的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率提高30%以上的城市绿色循环发展目标。
  《指导意见》提到的城市废弃物包括建筑垃圾、餐厨垃圾、废纸、生活垃圾等,通过资源循环利用基地进行分类利用和集中协同处置,实现废弃物的无害化、资源化利用。基地通过与城市垃圾清运和再生资源回收系统对接,形成一个资源循环利用的城市生态圈,实现城市发展与气候生态环境的和谐共生。资源循环利用基地将成为破解垃圾处置“邻避效应”的重要途径,并为分布式能源发展提供巨大的发展机遇,实现以资源循环利用为主、能源利用为辅的绿色可持续发展。
  在农村地区,首要是解决农村废弃物处置不当带来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问题,其中包含大量可供开发利用的生物质能源资源。国家《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生物质能是唯一可转化成多种能源产品的新能源,通过处理废弃物直接改善当地环境,是发展循环经济的重要内容,综合效益明显。如秸秆、树皮等农林废弃物和人畜粪便等农村生活垃圾,通过生物天然气、热电联产、垃圾制气等方式进行有效处理,不仅可挖掘农村能源资源利用潜力、增加本地能源供给,还有利于当地农业、生态环境、生活卫生的发展和改善,对于美丽新农村建设和绿色能源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加强废弃物回收利用
  对于废弃物这类特殊的分布式能源资源,我们要既防且用,防的是其污染环境,用的是其剩余价值。防就是用,用就是防。只有通过对废弃物的回收处理和资源利用,才能减少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保护气候生态环境。例如,农村的秸秆和人畜粪便,利用好了可以是丰富的沼气资源和有机肥料,堆弃不用或者露天焚烧都会带来严重的空气污染,同时也是农村生活品质和食品安全的重大隐患。此外,秸秆和粪便自然发酵产生的甲烷如不利用则无法进入碳循环,其温室效应和后续的治理难度都远超过二氧化碳。但由于人口分散、资源收集困难和城镇化农村用能需求降低等原因,秸秆等生物质资源供大于求,堆置、焚烧等现象屡禁不止。为此,很多地方也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如哈尔滨市对秸秆能源化利用项目给予补贴,通过肥料化、饲料化、能源化和原料化等秸秆利用技术,促进秸秆综合利用向规模化、产业化、集约化方向发展,从源头上控制秸秆焚烧现象的发生。
  十九大已将建设生态文明作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提出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能量守恒,物质不灭,这是自然界的规律。我们在发展初期往往更关注于能源价值,而较少关心能源资源本身。实际上,各种能源资源在开采和利用之后,无论是作为二氧化碳等气体排放,还是焚烧后剩余的灰烬残渣,都可以通过多种途径重新返回自然界的生态循环,而不是变成废弃物和污染源。物质可以循环利用,能量也将持续流转,从而形成一个闭环系统。理想的生产、生活方式,不仅仅是对资源吃干榨尽不浪费,更是要从根子上消除废弃物。
  政策、技术有待完善
  与此同时,也应认识到我国在分布式能源的资源综合利用方面仍存在很多问题,与国外发达国家也存在较大差距。实际上,我国对城镇垃圾处理和农村生物沼气发展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力度一直很大,但在面对城镇化过程中的新形势、新问题时仍需要调整和完善。以农村沼气发展为例,在城镇化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农村户用沼气建设需求急剧萎缩、运维服务机制不完善、重复投资建设等导致的设备设施产出率、利用率低的问题,严重阻碍了农村生物沼气的推广应用。
  政策的宣贯效果和公众的参与度也会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例如,在垃圾分拣方面,城市垃圾箱基本都分为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个,但真正能够快速判断并准确无误地将手中垃圾扔入的人并不多。生活垃圾方面更是差距较大,我们的生活垃圾几乎没有任何分装就统一扔入垃圾箱。在一些发达国家,生活垃圾是严格分拣的,每个家庭都需要做好自己的垃圾分包,要求十分精细,在日本甚至小到塑料瓶和瓶盖都是分开处理的,这都与其政策引导和社区宣传密不可分。我们也看到一些可喜的变化,比如太原市提出的生活垃圾分类和回收处理的实施方案,就强调了政府推动和全民参与,鼓励居民小区开展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分阶段扩大试点对象和范围。
  此外,随着各类资源综合利用的新技术、新理念、新模式的出现,技术和环保标准的制定和完善也十分重要。以垃圾发电为例,哥本哈根、东京、维也纳等城市都有建设在市中心的垃圾发电厂,而我国很多垃圾焚烧发电厂甚至难以满足城市周边的环保要求。这一方面是由于我们目前还没有针对垃圾利用的排放标准,例如垃圾发电与普通发电的排放标准相同;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我们缺少垃圾焚烧前的分拣机制,导致垃圾中有毒有害物质难以区别剔除。城市垃圾处理任重而道远,这不仅仅是技术问题,更多的是社会责任问题,需要更广泛的宣传和推广。与此同时,需要建立一个合理的成本分摊机制,这方面我国正在逐步建立完善。如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全面深化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中就明确提出,积极推动排污权、碳排放权、用能权、水权等市场交易,更好发挥市场价格对生态保护和资源节约的引导作用;推进污水、垃圾减量化、资源化,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探索建立农村污水、垃圾处理收费制度等。
  最后,仍应强调统筹规划的作用。《指导意见》提出统筹基地建设规划,将基地建设纳入城市总体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等,优先保障土地供应。与城市总体规划的统筹,实际上也是未来能源发展的重要趋势,资源综合利用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不是一个简单的能源利用或者环境治理问题,实际上,是整个城市生态系统的建设问题。在农村,也是同样的问题。一个好的城市或农村生态系统,必然是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是物质循环利用和能源清洁、高效利用的。将分布式能源作为加快推进资源综合利用的一种方式,有助于解决城市和农村的废弃物处理问题。走绿色低碳的循环经济发展道路,这才是真正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建设美丽中国。

 

来源:中国能源报 

 

 




  • 武汉双动力科技有限公司
  • 湖北三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 武汉中科凌云新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 武汉康辰节能环保投资有限公司
  • 迪源光电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质量认证中心武汉分中心
  • 武汉卧龙电机有限公司
  • 武汉日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长江航运集团青山船厂
  • 武汉邦信汇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北京四季沐歌太阳能技术集团有限公司
  • 盛隆电气集团
  • 深圳市兴隆源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 亚非节能
  • 阿自倍尔自控工程(上海)有限公司
  • 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
  • 国电青山热电有限公司
  • 国家电气设备检测与工程能效测评中心(武汉)
  • 国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